爱吃薯条的海鸥

什么才是夜里翻来覆去的寄托。

在这个世界上,男人存在的最大价值,就是替一直犹豫不决的女人做出决定。

世界并非一张床,而是一个大站场,大家披着隐形的铠甲,握着隐形的刀枪,交换着警惕的目光,一直失眠到天亮。

在图书馆里待得手脚狂出汗,摩擦力都没有了。

© 爱吃薯条的海鸥 | Powered by LOFTER